當前位置: 中共績溪縣委黨校 > 文章詳情

                      新時代基層社會治理中黨員干部積極性發揮的

                      作者: 童珊 方國紅 文章來源: 點擊數: 3790 更新時間:2019-12-10 17:18:18

                      摘要:基層黨員干部積極性的發揮直接關系基層社會治理能力的提升,進而關系新時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目標的達成。調查發現工作中不良情緒產生的頻次、對自身工作重要性認識不同、對工作相關機制滿意程度不同的黨員干部其積極性發揮存在差異,文章從堅定黨員干部理想信念、構建薪酬激勵立體機制、完善考核監督機制層面為激發黨員干部積極性提供借鑒。

                      關鍵詞:基層    社會治理   黨員干部    積極性

                      一、新時代基層社會治理中黨員干部積極性發揮的重要作用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形成有效地社會治理、良好的社會秩序,使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鮮明體現了新時代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對和諧社會構建的重要意義。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轉變,其鮮明的體現在基層社會治理中不斷涌現出新問題。基層社會治理是國家社會治理的核心,社會治理的重點、難點在基層,化解矛盾的關鍵和基礎也在基層。要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其支撐點是基層社會治理能力的提升。基層黨員干部相對于上級,對基層情況更了解,相對于其他組織,對黨的社會治理方針政策更熟悉,可以說國家社會治理的重心在基層社會治理,基層社會治理的重點看基層黨員干部積極性的發揮。

                      二、新時代基層社會治理中不同群體黨員干部積極性發揮差異性分析

                      根據校內年度主體班培訓計劃,采用立意抽樣方法選取一階段調查樣本,對被選中的一階段調查樣本采取分層抽樣法,隨機抽取90名調查對象并確定為最終調查樣本。最終回收有效問卷76份,問卷有效回收率為84.4%

                      df

                      漸進 Sig. (雙側)

                      受教育程度

                      不良情緒

                      工作認識

                      受教育程度

                      不良情緒

                      工作認識

                      受教育程度

                      不良情緒

                      工作認識

                      Pearson 卡方

                      2.911

                      35.652

                      9.066

                      2

                      6

                      4

                      .233

                      .000

                      .049

                      似然比

                      1.875

                      19.166

                      10.010

                      2

                      6

                      4

                      .392

                      .004

                      .040

                      表一:不同受教育程度、工作中產生不良情緒頻次、自身工作重要性認識差異對工作積極性發揮的影響

                      由表一卡方檢驗結果可知,不同受教育程度的Pearson卡方值為0.233、似然比值為0.392,二者均大于0.05,所以不同受教育程度對黨員干部工作積極性的發揮不存在影響。而工作中不良情緒產生頻次的Pearson卡方值為0.000、似然比值為0.004,自身工作重要性認識差異的Pearson卡方值為0.049、似然比值為0.040,他們均小于0.05,所以工作中不良情緒產生頻次的多少和對自身工作重要性認識的差異對黨員干部工作積極性的發揮是存在影響的。

                      df

                      漸進 Sig. (雙側)

                      考核機制

                      監督機制

                      福利待遇

                      考核機制

                      監督機制

                      福利待遇

                      考核機制

                      監督機制

                      福利待遇

                      Pearson 卡方

                      22.177

                      51.981

                      24.104

                      6

                      6

                      6

                      .001

                      .000

                      .000

                      似然比

                      22.116

                      21.469

                      21.471

                      6

                      6

                      6

                      .001

                      .002

                      .002

                      表二:對考核機制、監督機制、福利待遇的滿意程度對工作積極性發揮的影響

                      由表二卡方檢驗結果可知,對考核機制、監督機制、福利待遇滿意程度Pearson卡方值和似然比值均小于0.05,所以對考核機制、監督機制、福利待遇的滿意程度對黨員干部工作積極性的發揮都會產生影響。

                      三、新時代基層社會治理中黨員干部積極性激發的對策

                      (一)堅定基層黨員干部理想信念

                      基層黨員干部是黨組織的“細胞”,是黨的根本所在。保持堅定的理想信念和為實現理想不懈奮斗的實干精神,既是黨取得歷史上一個又一個偉大勝利的根本保證,也是新的歷史起點上建成全面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不竭動力。[1]

                      然而,調查發現,在社會轉型、經濟轉軌的時代背景下,社會價值觀的多元化和利益博弈的此起彼伏,部分基層黨員干部的理想信念受到侵蝕,對自身工作對于基層社會治理的重要性認識不足,工作中不能及時調整心態,不良情緒容易產生。

                      當前黨建工作必須高度重視基層黨員干部的理想信念教育工作。一方面通過基層黨校、宣傳部的理論學習培訓,對基層黨員干部進行思想改造,加強基層黨員干部黨的理論知識的儲備,堅定“四個自信”。另一方面通過紅色教育基地的實地參觀、考察學習,提升基層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此外,要在基層黨員干部隊伍中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教育宣傳,用這一主流核心價值觀來凝聚共識,形成社會治理合力。

                      (二)構建薪酬激勵立體機制

                      基層黨員干部是基層社會治理的中堅力量。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發生深刻變化,基層社會承擔起越來越多的職能,如城鎮化推進過程中的征地拆遷問題、社會流動過程中的人口管理問題等等社會問題。此外,隨著社會治理理念的變化,基層社會還承擔著提供多種社會服務的職責。基層黨員干部所承受的工作任務越益增多,工作壓力越益增大。

                      我國基層黨員干部薪酬激勵機制的不完善問題日益突顯。首先,基層黨員干部的工資水平較低,特別是不發達地區,較低的工資水平難以激發工作熱情,也難以吸引優秀人才的加入。其次,基層黨員干部的薪酬增資機制與社會經濟發展和物價增長速度沒有同步,導致部分黨員干部工作積極性不高。[2]再次,雖然近些年來,基層黨員干部受培訓的機會有所增多,但是對于該類群體的培訓,存在不夠系統、全面的問題。往往是針對工作需要,臨時組織短期培訓考察活動。

                      當前社會治理中激發基層黨員干部積極性重點需要從三方面著手。第一,要建立基層黨員干部工資的動態調整制度,同時在不影響地方財政運行的基礎上,適當提高基層黨員干部的工資收入標準。確保基層黨員干部收入水平不因外在經濟、物價變化而下降。第二,要把基層黨員干部的收入與其貢獻、能力、績效結合起來,打破平均主義,拉開薪酬差距,充分發揮薪酬對基層黨員干部的激勵作用。[3]第三,要提高對基層黨員干部進行理論知識和業務能力培訓的意識。改進原有的培訓模式,實現基層黨員干部參與培訓的正規化、系統化、常態化,確保基層黨員干部的培訓效果能在基層社會治理顯現。

                      (三)完善考核監督機制

                      目前對黨員干部的問責和考核,大多是對事件結果的問責與考核,側重于顯性的有錯問責、政績考核。對于沒有實際考核指標的工作的考核還存在空白。這就導致“寧愿少干不出錯,不愿多干出錯多”的工作不積極現象。

                      對基層黨員干部的監督工作主要是垂直的上級監督下級,事前、事后監督易被忽視,很多情況下監督是流于形式化的書面報告。[4]監督對于良好行為的激勵作用和對于錯誤行為的制約作用均沒有發揮。

                      完善基層黨員干部的考核監督機制首先要進一步完善黨員干部工作的容錯、糾錯機制,營建敢做善為的工作環境,鼓勵踏實干事的黨員干部勇于干事。其次要加強對黨員干部工作的事前、事中、事后監督,制定精準的考核指標,確保考核不流于形式。同時要堅持領導的“一雙眼睛”與群眾的“多雙眼睛”,對基層黨員干部工作的監督,防范不作為和爛作為問題的出現。[5]

                      參考文獻:

                      [1]  楊正武.論加強黨員干部理想信念教育的時代路徑[J].中共福建省委黨校學報.2014(10).

                      [2]  禚子溪.基層公務員薪酬激勵機制探析[J].大慶師范學院學報.2016(02).

                      [3]  張海霞.基層公務員薪酬激勵現狀與對策[D].蘇州大學.2017.

                      [4]  何文蘭、張燕玲.新形勢下如何調動和提升黨員干部工作積極性[J].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學報.2016(05).

                      [5]  習近平.干在實處走在前列——推進浙江新發展的思考與實踐[M].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06.

                      該文發表于《山東青年》2018年第7

                       


                        版權所有 Copyright [中共績溪縣委黨校]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安徽省績溪縣 郵編:245300 電話:0563—8162971
                      備案號:皖ICP備14022642號 皖公網安備 34182402000104號
                       
                      香蕉免费永久精品视频